Leave a comment

艺术湘军 绣海龙腾–湖南龙腾工艺服饰有限公司发展之路探析

 

xiang.jpg

   湘绣以其悠久的历史与精湛的技艺与苏绣、粤绣、蜀绣并称为中国四大名绣,有着浓郁的湘楚文化特色和极高的艺术珍藏价值,畅销海内外市场。曾几何时,湘绣业在发展中出现了种种问题,一些悲观论调也屡见于报端。然而,在采访了湖南龙腾工艺服饰有限公司暨长沙湘绣城总经理曾应明之后,记者坚信:湘绣随着时代的发展,一定能够与时俱进,雄风常在。

辉煌不再———“唱衰”声中的湘绣业

  湘绣起源于湖南民间,已有2000多年的悠久历史。在漫长的历史中,湘绣形成了它独特的豪放流畅、质朴而优美的艺术风格,是中国四大名绣之一。湘绣针法最为多样,有掺针、游针、毛针、齐针、交叉针等70多种,形象生动,质感强烈,深受广大消费者和收藏爱好者的欢迎。一些国宝级的湘绣精品,或悬挂于人民大会堂、或收藏于国家博物馆,或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元首。湘绣的市场表现更加不俗,送一套湘绣被面给亲友,是整整几代人的时髦。湘绣在上世纪80年代还曾创下年出口额超过500万美元的辉煌。

然而,一些媒体报道,近几年来,湘绣出口严重受阻,已从湖南省大宗出口商品中隐退。即便在本土市场,除苏绣一枝独秀外,湘绣与粤绣、蜀绣均遭冷落,众多湘绣企业陷入困境。被誉为湘绣正规军的长沙县湘绣厂于1996年破产倒闭,望城县湘绣厂于2001年人散楼空,今年11月8日湘潭湘绣厂拍卖的锣声又敲响,主干企业纷纷落马,湘绣“今不如昔”之类的报道屡见报端,“唱衰”声中的湘绣被人视为夕阳产业。湘绣行业的现状确实让人产生“生存还是毁灭”的困惑。湘绣真是辉煌不再了吗?!

路在何方———精品与大众化之争
湘绣业出现种种问题,有关人士对其中原因作了诸般分析,较为集中的论调是:湘绣没有走精品化之路,是行业危机的最大根源。此论认为,湘绣一直以“精品”著称,而目前“次品”充斥市场,降低了整个湘绣的档次。有人认为,作为工艺品,湘绣是一种装饰物,甚至可以说是“奢侈消费品”,“精品化”是湘绣发展的必然。

 

然而,湖南龙腾工艺服饰有限公司暨长沙湘绣城总经理曾应明却认为,湘绣企业不能只搞单一的精品,要精品和大众化并举,并以大众化为主。离开大众产品的依托,就无所谓“精品”。湘绣产品自古以来就包括日用品和装饰品,日用品是根本。将湘绣定位在狭义的装饰品上,是产品结构的本末倒置。可以说,湘绣业目前的一些困难,莫不与精品化的思路有关。湘绣业存在这样一种观点:湘绣是艺术品,而艺术品是无价的。故有一些大幅屏风在厂家标价数万元,而实际成本仅千元;一些家用精品小绣片在商场售价近千元,而成本却只有百多元。很多原本具有实力的湘绣企业,放弃日用品开发,一门心思搞那些有高附加值的精品绣片,竞攀高价,一幅大型绣品标价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某些企业走到非精品不绣、非高价不卖的境地。几年前,曾应明还是某外贸公司经理时,曾带新加坡客户到某湘绣厂买一幅图案为老虎头的精品,对方开价4万元,还价到3万元就不肯卖了。后来曾应明另托熟人到厂家定做,结果只花了6000元。如今曾应明自己办起了湘绣城,发现这幅精品的成本仅1500元。可以说,湘绣产品的曲高和寡、有价无市,是行业出现困难的关键原因。

 

湘绣从根本意义上说,是一种劳动密集型的手工业产品。这就决定了湘绣业应当走大众化、规模化、产业化的道路,而绝不能走价格高、销路少的精品化道路。业界奢谈精品,瞄的是高额利润或曰暴利,在产品质量上下真功夫的并不多。真正的精品,所要耗费时间和人力是不可想象的,一般需要数十人花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完成一件作品,根本不能形成产业规模。湘绣精品化道路越走越窄,创新能力跟不上市场变化,能进入千家万户的日用品市场更是被忽视,长此以往,最终受到了市场的惩罚。渐渐地买湘绣的人少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消费品位已悄然发生了变化。即便是在湘绣故乡的长沙,市民们要想送礼品,面对价格“浮夸”的精品,有几个愿当“冤大头”?没有创新,几十年千篇一律的老绣片谁还送得出手,原来婚嫁喜庆必备必送的湘绣被面、枕套也淡出了日用品市场,湘绣业的衰落又怨谁呢?

厚积薄发———海外市场结硕果
在今年10月份的广交会上,日本、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四国客商,向“龙腾”公司直接下达了30多万美元的订单。曾应明回长后,催货的电话就一直没断过。在记者采访他时,就有韩国客户代表和西班牙客商到湘绣城要货。按曾应明的话说,现在是他入行30年来湘绣业发展的最好时机,国内市场生意火爆,国外市场更是供不应求。他现在最大的“困难”是,生产能力的发展跟不上市场发展的需要;取消客户的订单,成为最大的苦恼,相比某些人“唱衰”湘绣业的论调,曾应明的生意兴隆和乐观,是“运气太好”所致,还是长期走大众化、规模化之路的必然结果?读者可以先读如下两个小故事,再作思索:

 

1998年9月19日,一位陌生的韩国客商不请而至,自我介绍道:“我是韩国高丽会社林社长……”他要求龙腾公司在15天内帮他做5000件刺绣韩服,每件加工费110元人民币。其实在此之前,林社长就找过另外数家湘绣厂,但各厂家都嫌这批业务利润薄、时间紧、批量太大,不愿意接。林社长“病急乱投医”,找到了素无联系的曾应明。面对进退两难的林社长,曾应明也很矛盾:放弃,轻而易举;接受,挑战与机遇并存,最终曾应明选择了后者。为了确保5000件韩服刺绣针法和风格的一致性,曾应明连夜集中公司全体设计人员和配线师,编写和复印了5000多份刺绣针法要领和图案,派出了10个技术小组带着韩服布料,深入到长沙、望城、湘阴、平江四县的52个湘绣站进行技术培训,挨个进行辅导。这种金字塔式的运作方式,在短短几天之内便使近5000名刺绣工人掌握了韩服刺绣要领。前后只用了13天,5000件刺绣韩服全部交货。简直不可思议!林社长感动了。当他得知曾应明为了按时完成这批产品,不仅花掉4万多元培训费,还给农村绣工发了6万多元“限时奖”,累计亏损近10万元后,主动将原定的110元一件的加工费,提高到140元。不仅如此,林社长还和曾应明保持了长期和良好的合作关系,4年来,龙腾公司每年都要做6万件左右的刺绣韩服业务,占韩国刺绣服装市场的10%。

 

2001年广交会上,一位日本客商多次往返龙腾公司展位,对湘绣旗袍爱不释手,但因嫌价格太高谈不拢。情况汇报到公司,曾应明没有轻言放弃,立马直飞广州。此时,日本客户抛出每月需要一万件,年订量10万件以上的筹码,逼使曾应明在价格上让步。凭直觉,客户是认真的;凭经验,价格上的反复磨蹭,不像日本人的风格,原因何在?曾应明十分清楚,湘绣旗袍刺绣的工价不能再低,布料成本不能再降,惟有成衣加工费有余地。发外加工,别人要22元1件才干。加工费成了鲠在喉咙的鱼刺。听说宁波加工旗袍便宜,曾应明又带着样品直飞宁波。令他吃惊的是,同一件旗袍宁波的加工费只有长沙的四分之一,每件5元钱。原来,宁波将一件旗袍分为19个工序,采用专业流水作业,人平每天生产15件。而长沙厂家做旗袍大多都是单兵作战,一个工人从头做到尾,1天只能做1件,规模生产的效益,使加工费成本降低了4倍,也使龙腾公司赢得了这次商机,签下3万件旗袍的定单。如今,日本已成为龙腾公司最大的出口市场,龙腾公司自己也组建了一个拥有80多台高速平缝机的服装车间,可月产湘绣旗袍2万件,向产业化生产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异军突起———新旗舰为湘绣领航

曾应明年轻时是一家湘绣厂的学徒工,后在省服装研究设计中心当过主任,又担任过长沙市进出口公司经理;曾应明上过大学,发表过4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曾被评为“长沙市文艺十星”,还因《湘绣传说故事》荣获过全国优秀民间文学奖。正是由于对湘绣和外贸行业的深刻认识,加之浓厚的文化功底,使曾应明抓到了商机和人生机会,博得了命运的青睐。8年前,台湾龙泰通投资集团董事长王龙霖,在聆听了时为外贸干部的曾应明关于湘绣业发展的一席谈话后,觉得湘绣前景十分广阔,当即拿出10万美元现金,共同创办“湖南龙腾工艺服饰有限公司”。面对长期被看做是夕阳产业的湘绣,曾应明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创业路程。8年的风雨历程,曾应明为自己创造了机会,也为湘绣业的发展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湖南龙腾工艺服饰有限公司以湘绣日用品立厂,其发展速度之快,产品之新,品种之全,是省内湘绣企业当之无愧的翘楚。走进其主干企业长沙湘绣城总经理办公室,仿佛进入湘绣展览馆,从服装到鞋帽,从披巾到手袋,从窗帘到坐垫,从床上用品到屏风,还有精品画片、双面绣和日用陶瓷等等,多得令人目不暇接。每年销往日、韩、欧美的各类产品多达30万件。今年7月龙腾公司又自筹资金1200万元,准备在长沙北大门的长沙经济开发区内建一个“湘绣新城”,扩大生产规模,继续走产业化之路。我们期待“湘绣新城”早日问世,期待“龙腾”在艺海中扬帆远征,更期待整个湘绣行业突破旧的思维观念,创造更多的优势品牌,为打造艺术湘军而拼搏,共创湘绣行业的辉煌。

(稿源:长沙晚报)
(作者:王斌)
(编辑:王彦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