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谁在举起民间工艺的大旗?

6月9日,第四届“文化遗产日”,湖南将以独特的方式,吸引中国的目光。
  5月26日—5月30日,第九届中国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奖终评暨湖南旅游商品博览会成功举办,全国30个省市和5个国家的宾客、1152家企业、10余万件民间工艺珍品齐聚长沙,湖南如民间工艺品的“聚宝盆”,熠熠生辉。
谁也未曾想到“山花奖”终评活动办得如此成功。6月1日,山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阳春野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活动举办方发来感谢传真:“山花烂漫日异新;祖国欢庆六十春;民间文化逢盛世;长沙今唱和谐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杨小平也打来感谢电话。更没料到的是,由于组织工作的充分:活动自开始到结束没有收到一次投诉,一句抱怨。一个全国性会议能做到这一点,实在难以想象。
是谁,让湖南成为了民间工艺品的磁场?
是谁,举起民间工艺的大旗,引得全国同行刮目相看、应者云集?
是谁,为“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发展添上了浓妆重彩的一笔?

民间工艺品的“聚宝盘”

长2米、宽2.8米、重200公斤的宁波《万工轿》,重庆人在1.27平方厘米象牙上雕刻的《清明上河图》,大连人用面粉做的“金陵十二钗”……168件“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奖的参评珍品,2万多件“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奖的参展珍品,8万余件湖南旅游商品博览会的展销产品,让人眼花缭乱、啧啧称奇,每一件作品都令人留连忘返、心旷神怡。
第九届中国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奖终评暨湖南旅游商品博览会举办地——湖南湘绣城,就像一个魅力无穷的“聚宝盆”,吸引了高达10万件的民间工艺珍品。由于销售异常火暴,原定5月30日到期的展览,因后备货源不足只好在29日提前闭馆。
“没想到参展企业这么多、参展作品这么丰富,没想到参展工艺品这么受欢迎,没想到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周强,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路建平和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秘书长向云驹等领导这么重视。”6月1日,在闭幕的第三天,省民协副主席、湘绣城企业集团总经理曾应明用了多个“没想到”,向记者表达着他的喜悦。
而最令记者难忘的是,展会现场200多名学生或刺绣或雕刻或编织的现场创造。“历届都在展示作品,但从未展示工艺人才。自古英雄出少年,在展会中引入学生现场创造的环节,就是想展示一种新生力量,改变民间艺人越老越值钱的古老观点,未来的大师就出自这些‘心静、眼灵、手巧’的年轻人中。”曾应明说。
这一场景也深深地震撼着冯骥才。“从湖南举行如此大规模的工艺表演中,我看到了民间工艺文化保护、传承的希望,”这位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极为罕见地转变着自己的观点,“我对民间文化保护的忧虑多于喜悦,看了湖南的民间工艺,特别是那些学生的表演,我喜悦多于担忧。”

高举民间工艺旗帜的背后

从湘绣的生产、销售,变身为民间工艺的“聚宝盆”,湖南湘绣城的华丽转身,赢得了各界的称赞。“湘绣城为民间工艺起到了一个举旗的作用,能把全国、全省的民间工艺聚集于此,就是明证。”中国民协秘书长向云驹说。
第九届中国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奖终评首次走出北京,是湖南湘绣城成为“聚宝盆”、为民间工艺举旗的标志性一步。
对山花奖的举办地,中国民协有着严格的规定。如参展的省份不能低于20个,在长沙这样一个非地域中心和经济中心的城市,会有吸引力吗?“就在开幕式前的半个月,我都在担心这个问题。”向云驹说。
但促使中国民协下定决心把举办地从北京移师长沙的,是三条硬邦邦的条件:省长周强曾经亲自批示举力民间艺术节;从湖南省到长沙市再到长沙县,省委、省政府对此项活动都高度重视;长沙有一个民间工艺的产业基地——湖南湘绣城,此前它已成功举办了两届湖南省文化产业发展高峰论坛,有成功的办会经验,把民间工艺作品“山花奖”终评和展览放在一个产业基地举办,能通过会展带动它的发展,比单纯为办会展而会展的意义要重大。
“我2006年参加中国文联第八次代表大会时,就想申办一届民间工艺艺术节,后来一想,干脆申办规格更高的民间工艺‘山花奖’评选活动,最终我们在辽宁、福建、河南等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曾应明说。
湘绣城作为产业基地在此过程中功不可没。2005年破土兴建的湖南湘绣城,今天已成为产值过5亿、产品远销欧、美、日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集团,使湖南的民间工艺产业成为继“电视”、“出版”、“动漫”和“报业”之后的文化产业第五军团——“工艺湘军”。

谁是工艺湘军上市第一股

“湘绣企业要争取上市,做大做强。”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周强在会见冯骥才一行时,短短两个小时里,三次强调了湘绣企业要上市。
谁会成为工艺湘军企业上市的第一股?
“周强省长没有具体说哪家湘绣企业要争取上市,但我觉得湘绣城应抓住机遇,更好地团结湘绣业界内外,通过上市更好地推动湘绣和湖南民间工艺的发展。”曾应明坦言,“我原来有上市的动议,上市主要是解决融资问题,我们公司资金不存在问题,只是没有行动。可以说我们的上市条件已基本具备,只需2年左右的上市考察程序了。”
事实上,借助此次“山花奖”评选活动和旅游商品博览会,湘绣城已经大大拓展了它的领域,不仅仅是湘绣之城,也是民间工艺之城。为了更好更快地发展,曾应明除了在做上市的相关准备外,还在实施着他的另外三大战略。
首先,把湖南旅游商品博览会这种活动性展览,变成一种在湘绣城举行的日常性展览。“从民间工艺“山花奖”展览和旅游商品博览会闭幕,到日常性展览重新开幕,我们只用了4天时间。”这也是曾应明没想到的:一些来参加旅游商品展的企业,提出不撤展要长期在湘绣城设立展台;一些原想参加旅游商品展的企业因场地不足而未能参加的,在展会结束后仍想在湘绣城展出。
其次,在湘绣城的产业发展上,目前已形成了湘绣、陶瓷、银饰三大产业,而每个产业背后都有一个年产值过5亿的企业在支撑。曾应明的下一步,将是继续引入其他门类的民间工艺产业进入湘绣城。
未雨绸缪的第三步,也已经在实施,与湖南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通过校企合作,湘绣城将通过提供奖学金并包就业、投资建立研究室、共同建造基地等多种途径,“打造刺绣甚至是中国民间工艺美术的黄埔军校”。
如此种种迹象表明,工艺湘军上市第一股,应该不再有悬念。

得到肯定也是一种压力

在盛况空前的“山花奖”终评奖和展览背后,一件极有意义的事件,被绝大多数人忽略:我国第一个“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示范基地”的殊荣,已被湖南湘绣城揽入囊中。
“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示范基地”的授牌条件极为苛刻:“基地”必须是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大门类,并有广泛代表性;其保护的建制必须达到“最完美”,就是既要有博物馆式的“静态保护”,也要有在生产中传承的“动态保护”。江南千年古镇乌镇就是因为缺乏“动态保护”而多次申请未果。
湖南湘绣城因为既是“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湘绣的产业基地,又有一家门类齐全的湖南民间艺术博物馆和良好的校企合作模式,完全具备了“基地”授予条件。
得到这块牌,令曾应明感到责任重大。还有三个人的三句话,更令他倍感压力:
周强省长说,湘绣企业要上市。湘绣城怎样团结整个行业抱团发展,湘绣城怎样才能起到更好的带头作用?
冯骥才说,现在是“喜悦大于忧患”。湘绣城能不能使冯骥才的喜悦更多些,忧患更少些?
现在的湘绣城举起了民间工艺的旗帜,这面旗帜在得到向云驹的肯定后,能不能继续举起来,能不能举得更高更好?
“得到肯定也是一种压力,这种压力首先是一种社会责任。”曾应明说。

[稿源:湘声报]

[记者:罗武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