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一个日本老人的长沙情缘

今年6月下旬的一天,本报编辑部收到了一封来自日本的信笺:“长沙是我的第二故乡,问长沙人民好,日中世代友好。”信笺的落款为“安东丰子”。

安东丰子到底是何许人?这位日本人与长沙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乡情缘?

解放军中一小丫

在长沙,安东丰子当年的重要知情人、年过八旬的孙贵向记者回忆起尘封的往事……

现在已年届八旬的安东丰子,原名叫山田丰子。山田丰子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就随家人从日本来到中国东北谋生,并找到了一份统计员的工作。1945年“8·15”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山田丰子与日本的一切联系都断绝了。当年11月的一天,她得知八路军医院正在招募一批有文化、有技术的日本人,便报名成为我军中的一员。

1949年春天,时为郑州某部队后方医院医务科长的孙贵,遇到了在医务科当统计员的山田丰子。

在孙贵的眼中,山田丰子天性乐观,行军打仗累了,枕着马粪不到一分钟便能沉沉入睡。她高超的骑马功夫让包括孙贵在内的很多男性战友都甘拜下风。

1949年夏天,孙贵奉命渡江北上,山田丰子则南下长沙。“烽火岁月,挥手作别,能否再见,我们当时根本没有想过。”回忆至此,年过八旬的孙老感慨万千。

第二故乡结情缘

自此之后,两人30多年没有见面,安东丰子如何与长沙又有情缘?孙贵自然无从知晓。

记者电话辗转长沙、北京、南京等城市,终于在南京找到了安东丰子当年在湖南省军区卫生部的一位同事——王红。

王红老太太虽也年近八旬,而且时隔半个世纪的往事有些模糊,但她对聪明朴实的“山田”仍记忆如昨。

1950年初,王红与山田丰子同在湖南省军区卫生部医政处共事,并同住一个宿舍,是无话不说的闺中密友。

一天,山田丰子给王红塞上一把糖,一脸羞涩地宣布:“我结婚了。”这时王红才知道,山田丰子的新郎是同在湖南省军区工作的日本籍军医安东秀夫,并改名为安东丰子。

尽管当时住房非常紧张,组织上仍给新婚的安东夫妇腾出了一个单间。1953年前后,适值在我军工作的数千名日籍人员集体转业,安东夫妇双双回国。

人生何处不相逢

近日,记者再次造访了孙贵,并请他充当翻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远在日本的安东丰子。

安东丰子与长沙的缘分,远没有随着她的回国而结束。

1978年底,在长沙某医院工作的孙贵,突然收到了一封安东丰子的亲笔问候信。他后来得知,这封信辗转1年多才送到。孙贵没有回信。

1980年的一天,佳木斯医学院给孙贵发来邀请函,请他参加同学聚会。这次同学聚会的日本学生团团长是安东秀夫,可惜当时孙贵并不知道安东秀夫就是安东丰子的丈夫。

几天之后,安东秀夫回到日本,安东丰子从聚会照片中一眼就认出了孙贵:“他就是我要找的战友!”

安东丰子立即给孙贵亲笔修书一封。再次收到安东丰子来信的孙贵给她写了一封回信。

1981年的春节,安东丰子专程赶到长沙看老朋友。当孙贵陪着安东丰子来到她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地方时,安东丰子不禁潸然泪下:“这里有我一生中最温暖的回忆。”

真心感念故乡情

现在,安东丰子是日本知名女企业家——丰瑞株式会社总裁,她的企业集团拥有医院、老人疗养院、电视台、建筑公司等,形成了多元企业集团。她坦率地说,她的企业管理制度非常严格、科学和富有创造性,而其订立的依据,竟是安东夫妇在中国当解放军时所取得的体验。

拿什么来感恩第二故乡,是安东丰子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她觉得,第二故乡成就了自己坚韧不拔的精神,让自己成长为一个有实力的企业家,自己就应该更多地感恩第二故乡。

早在1981年春节,她与孙贵第一次在长沙见面的时候,就主动地提出来,资助孙贵的二儿子到日本某医科大学念书。

这是安东丰子在日本照顾的第一个中国留学生。从此以后,她相继照顾了近200个中国留学生,并在安东医院里面建起了一座专供中国留学生免费吃住的宿舍大楼。

安东丰子透露说,目前丰瑞株式会社和日本的丰田汽车、日立公司关系良好,她正与中国的有关部门进行友好商谈,准备在长沙寻找值得投资的项目。看来,这位日本女总裁与长沙的半生缘仍在继续。(文中孙贵、王红均为化名)
 
 
(稿源:长沙晚报)
(作者:詹春华 赵文健)
(编辑:王彦峰) 
 2006-02-08 14:41: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