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湘绣传奇 弘扬湖湘文化【446期】

夏义生在长篇历史小说《荷鹤图》作品研讨会上讲话

在长篇历史文化小说《荷鹤图》研讨会上的发言

夏义生

         今天大家聚集一堂研讨长篇小说《荷鹤图》,很有意义。大家对这个研讨会很重视。余三定主席是专门赶过来参会的。王跃文主席今天要出差,但还是专门赶来参加我们的研讨会。会上,大家从不同的学术立场、不同的阅读体验、不同的审美视角来探讨《荷鹤图》这个文本,发表了很好的看法和意见,我相信,这将有助于作者对自己的创作姿态有一个整体的了解,有利于作者在今后的创作中能够在文本意蕴上更丰满一些。
        当然,对《荷鹤图》这部作品,大家做出不同的解读和判断,这是正常的。如果是千篇一律,异口同声,反而不正常。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术民主。这也是我们省评协多年来一直倡导的一种学术品格。听了大家的发言,我很受启发,在这里谈两点体会。
        第一,在我看来,《荷鹤图》是一部比较优秀的抒写湘绣传奇的历史文化小说。它不仅写了湘绣,还写了湘军。当然,它不是没有虚构,没有艺术加工。它比较好地处理了历史性和诗性之间的关系,在二者之间度的把握上是不错的。《芙蓉坊密码》可能更加偏重纪实一些,在“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这个原则的把握上,显得拘谨一些,《荷鹤图》则显现了作者更加奔放的笔调。那种拘谨,那种担心历史细节的失真,那种焦虑的心态在《芙蓉坊密码》之后,应该说是放下了。作为一部历史文化小说,本来就可以放开手写,放开笔墨去描绘。诗性在这部作品里面表现得强烈一些。前面大家的发言也已经提到这一点,比如叙事有张有弛,讲究故事的传奇性、抒情性,地方文化特色,语言的地域色彩等等。几千年的文化传统,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审美心理结构。所以,对这样的叙事方式,这样的一种价值取向,中国的读者比较容易接受。因为它融入了本民族的优秀的文化传统。我们讲小说的传奇性,其实就是指中国人看小说喜欢看故事。没有故事就看不下去。如果一个戏剧没有戏,观众在下面会坐不住。说唱文学也是这样的。说书人在临结束时喜欢设一个悬念,且听下回分解。这种文化传统塑造了中国人的审美心理结构。这种传奇性,或者故事性,就是我们民族审美积淀下来的心理结构。可以说,传奇性是中国小说传统里面一个很重要的特性。
       《荷鹤图》在历史和道德两个维度上体现了它的深刻性和进步性。它以19世纪末20世纪初湖南长沙为中心,以湘绣为原点,勾画出一个社会生活的圆圈,对这一段历史做了艺术的还原和表现。作者对中国近代社会发展的认识是积极的正确的。中华民族在那段屈辱的历史时期,中华精神没有瓦解,仁人志士没有消亡。刚才大家讲到了这部小说的情感之美,兄弟之情、朋友之情、夫妻之情、父子之情等等,中国社会传统中的人伦之美,在这里面有深刻的表现。我们中华民族的审美价值追求就是对真善美的肯定和弘扬。读中国的小说,看中国的戏剧,诵中国的诗歌,不要忘记是真善美的统一决定了作品的艺术高度。《荷鹤图》塑造的人物,把道德层面的东西看得很重,把善和美融合在一起,就是说,所写的人物形象、性格,不仅要求是美的,而且还要是符合社会秩序的、符合人伦的、符合道德规范的。这就使它的人物能够经得起“历史的美学的”检验。
        《荷鹤图》对于“湘商”文化有比较深刻的表现。湖南的“湘商”文化或者说文艺作品中湖南商人形象不够繁盛,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作家对湘商生活领域不够熟悉,或者说,我们的湖南企业家里面还缺少文学艺术人才。如果湖南的作家对本土的商业文化,对湘商的商业精神非常感兴趣,长期深入这个领域,也是可以创作出好的湘商人物形象来的。如果湖南企业家本身有这样的情怀,也有这样的艺术表现能力,那么他同样可以创作出反映湘商生活的好作品。我们的湖南文学艺术里面的湘商形象不够丰满,不够多,这两个方面的因素都有。应该说,《荷鹤图》是一部比较优秀的以湘绣为题材的历史文化小说,它丰富了我们湖南文学艺术人物形象,成功地塑造了一批湘商人物,它是对湖南文学艺术商业题材创作的开掘,它的重要价值在这一点上得到充分的体现。

         第二,在我看来,《荷鹤图》传承弘扬了湖湘文化的优秀基因。对于湖湘文化的概括比较多,大家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去理解我们的湖湘文化。湖南人的血性,毫无疑义是构成和体现湖湘文化一个重要的元素。《荷鹤图》对湖南人的血性做了深刻的描写和表现。《荷鹤图》描写湘军打了败仗后突围,那个场面刻画得非常壮烈,人物语言、行为都体现了湖南人的血性,那真是不怕死,霸得蛮,这就是湘军体现出来的湖南人的血性。作品中刻划的湘绣行业的人物,则集中表现了湖南人的精巧和灵性。湘绣作为全国四大名绣之一,它能够在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有一席之地,就是湖南人灵巧的天性的集中体现。湘绣是湖南人创造的艺术形式。湘绣的发展自然不能忘记开山祖师爷,也不能忽视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湘绣的传承人。他们能够用创新精神改良湘绣工艺,他们不守旧,创新针法,这就是那个时代湖湘精神的体现。在那个时代,其实湖南并不封闭、并不保守,一批杰出的湖湘人物引领着那个时代。如魏源,他的著述开时代新风,告诫人们不能固守传统,要放眼世界。同样,《荷鹤图》叙写湘绣的创新也体现了湖南人与时俱进的品格。即除了表现湖南人的灵巧,还体现了湖南人与时俱进的品格、创新精神。小说中写湘绣走出国门去参赛参奖,走出长沙到上海发展创业,不固守自己的小地方,这都体现了湖南人的开放情怀。

        我们不能只看到湖湘文化不足的地方,其实湖湘文化中有很多优秀的传统值得我们去继承和发扬。作为文艺工作者,能够担负起这个使命,那就为湖南文化强省建设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湖湘文化要创新发展,怎么创新发展?那就是把湖湘文化中优秀基因用艺术表达出来,借以感染人、激励人,光大湖湘文化。

        湖南的作家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那就是担当精神,敢于在时代大潮中勇立潮头。周立波写《山乡巨变》,就是写那个时代风云变化之下,农民命运的深刻变化,农民生存状态的急剧变化,刻划那个发生剧烈变化时代人物之间的复杂关系和人性的张扬。《荷鹤图》的作者也是一个有担当精神的作家,他对湘绣的贡献,除了在湘绣工艺发展方面的贡献以外,他竭力创新湘商文化,用小说来表现刻画湘绣传人,在这个方面他做出自己的努力。

        对于《荷鹤图》,我们还需要深入研究。我们可能还有一些忽略的地方,比如说《荷鹤图》的象征意义。荷花、鹤是我国文艺作品中很重要的艺术形象,荷花的品格在中国的古典诗词里面是美的象征,也是善的象征,“出污泥而不染”;鹤在中华文化里面是长寿的象征,是对生命的一种美好的赞颂。《荷鹤图》给我们呈现出来的文化涵义是丰富的。如果我们把“荷鹤”解读为谐音的“和合”,想一想在爱情里面最高境界就是追求和合之美,那么我们可以更进一步挖掘《荷鹤图》中人物的精神世界,挖掘湘商人物精神世界的文化之根。

(作者:系湖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

长篇小说《荷鹤图》研讨会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