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晚报》刊文评论《荷鹤图》……【湘绣城新闻422期】

       2017年12月10《長沙晚报》星期天“书香”栏目,推出多部新书评论文章。其中长沙晚报著名记者范亚湘,重点对我公司曾理创作的长篇湘绣历史小说《荷鹤图》进行了介绍和点评,现将全文转发如下:

《荷鹤图》 作者:曾理  出版:作家出版社  时间:2017年  分类:小说

       《荷鹤图》 小说为志话湘绣

       长沙晚报记者 范亚湘

       曾对湘绣“申遗”有过特殊贡献的《荷鹤图》,其背后隐藏了一个“无情多恨”的故事。作家曾理将这个“故事”进行梳理、创作、还原,其长篇小说《荷鹤图》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上周,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在长沙召开了专题研讨会。

      还原传奇绣品《荷鹤图》的故事

       “一绣开先河,诗画书绣印;一梦芙蓉盛,湘绣万世名。”有人如此评价《荷鹤图》在湘绣史上的地位。清朝同治七年(1868年)的湘绣作品《荷鹤图》,不仅标志着原本是“点缀”“装饰”的湘绣登向大雅之堂,而且还与绘画、雕刻一样,成为一门艺术。

      “我家祖上曾传玉(曾名寿山)是曾国藩的族弟,湘军在望城靖港、三河败给太平军后,曾寿山隐居在望城铜官镇,以湘绣画师为生。”据曾理考证,正是在曾国藩家,曾寿山与在此教“女红”的绣女胡莲仙相逢,于是融“诗画书绣印”一体的现代湘绣艺术品《荷鹤图》“出炉”了。《荷鹤图》虽然是曾寿山画、胡莲仙绣,但“诗印书”却是胡添加之作。胡莲仙在上面绣了一首诗:“素萼羞蒙别艳迟,鸟花归合(鹤)在瑶池。无情多恨何人识,月晓雨清影荫时。”此外,还绣上“采莲使女题”的名,将诗题加上了颗“情思”的印章。

       “我不知道祖上是否和胡莲仙产生过一段情,但根据《荷鹤图》上胡莲仙所题的诗来看,他们二人至少应该是碰出了火花的。”曾理找到了湘军精神和湘绣传奇的一个巧妙的结合点,从这一点出发,将《荷鹤图》小说的主人公曾传玉与曾纪生父子写得活灵活现。

        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王跃文说,如果把《荷鹤图》这部长篇小说比作一幅精美的湘绣作品,那么,支撑着整部小说底气的湘军精神和敢担当敢作为的湖湘文化就是这幅湘绣作品鲜明而厚重的底色。“在这个底色上,作者犹如一个技艺高超的绣女,飞针走线地完成了人物塑造,完成了故事结构,创作、还原了《荷鹤图》的故事,使人物与情节犹如绣品上的枝叶花朵,有了根基与依托。正是这一特点,使得这部小说的精神内蕴变得坚实而厚重,小说的精神高度也因此而超乎于一般的这种特殊题材小说之上。”

       为湘绣立传的全景发展史

      《荷鹤图》是一部题材特色突出的长篇小说,主要写湘绣事业与湘绣家族。它的“前言”比较吸引人,写作者在湖南铜官寻觅到一处已成废墟的昔日绣庄芙蓉坊,发现一座墓主为曾传玉的旧冢,于是开始考察墓主生平,而后有了这部作品。

       以刺绣为题的小说和刺绣史志的重要区别,在于它必须写好人物,人物应在故事中凸显,故事则起源于冲突。《荷鹤图》在运用长篇小说创作规律营造氛围、结构矛盾、塑造人物上取得了成功。在曾传玉身上,鲜明地体现出湘军精神和湖湘文化特色。他在打造湘绣品牌、创造湘绣艺术的道路上,充满着坎坷、艰辛和危难,却是不屈不挠,永不言败,却又重情重义、知恩图报。

      《荷鹤图》对湘绣《三十六针谱》和随意绣、阴阳绣、打籽绣,以及画绣书印的完美艺术呈现等等,都有细致精彩的描写,是一部全景式的“湘绣发展史”。“小说不失为一部湘绣发展与繁荣的壮美历史长卷。小说对当时长沙绣庄的坊号及地址、行规、买卖方式、行业规模等等,都有详细记叙。虽是文学作品,却有着史志书籍的真实性。”王跃文说。

       在这次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对《荷鹤图》浓厚的地域文化特色给予了充分肯定。既有方言俚语、民间歌谣,也有民俗民风,且通过铜官窑陶器上的诗词,对长沙古代地方文化进行了“集中式”的艺术展示。

作者长沙晚报记者 范亚湘参加《荷鹤图》作品研讨会

     故事扣人心弦 人物细致传神

       书中对人物的刻画“下了一番苦功夫”,曾传玉不爱读书求功名,也不热心军功,只喜欢画画写字。但当命运之神驱使他往前的时候,则又表现出湘人的倔强与顽强。采莲忠贞于爱情,是一位技艺高超的绣女。张伯元是乱世中的仁义之士,他身上也折射出当时民族商人的离乱之世的曲折命运。但最具神韵的人物是泥人周,画艺极高,嗜酒如命,喝了谢三爹的三十年窖藏,替谢三爹画酒壶的描写极是传神。

       《荷鹤图》在情节结构上吸取了中国古典小说的手法,比如用了倒插法、夹叙法、草蛇灰线法、悬念等等,情节环环相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读性强。人物形象的塑造和作品的主题也在情节的进展中得以完成。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著名评论家余三定说:“这部小说的传奇性也很强,很多的出人意料,很多的偶遇和巧合,情节构成方式也有点像民间童话,即采用难题故事的模式,读起来轻松愉快,扣人心弦!”

      《荷鹤图》更大的功绩是对湘绣文化的建立和弘扬。尽管介绍湘绣的出版物有过很多,但把这种艺术融化在长篇小说里向大众传播,并不多。文学文本自有特殊功效,可以使这一民间传统工艺与历史风云、大师命运和人间悲喜剧铸为一体,灌注进生命的活力,得到更为立体和历史性的展现。

     书中不仅对心默绣物、针随意走、光显阴阳、色顺纹路的湘绣技艺做了精到描述,也写出了湘绣曾经存在的较之粤绣缺乏大气、较之苏绣缺乏精巧等弱点,

     书中不仅对心默绣物、针随意走、光显阴阳、色顺纹路的湘绣技艺做了精到描述,也写出了湘绣曾经存在的较之粤绣缺乏大气、较之苏绣缺乏精巧等弱点,以及汲取外来艺术菁华加以逐步改良的过程。可以说,由于作者对湘绣研究相当深入,这部作品也可称为一部湘绣艺术的教科书,兼具难得的学术价值。

2017年12月10日《长沙晚报》报道

3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