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荷鹤图》的地域特色与故事传奇——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 王跃文【417期】

        编者按:2017年12月2日,曾理长篇历史小说《荷鹤图》研讨会,在长沙芙蓉华天宾馆隆重举行!

         我国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王跃文、著名评论家、湖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夏义生、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余三定,以及来自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湖南大学文学院、湖南商学院、省委党校等五所高校及出版、新闻、学术界的三十多位专家、学者、作家、评论家先后对我省青年作家曾理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荷鹤图》进行了精彩的点评和中肯的批评与指导。

        时代呼唤优秀的文艺作品,优秀的作品需要文艺批评。从本期起,我们将陆续推出研讨会的精彩发言和优秀批评,并选择优秀评论文章刊发于《新故事·楚风》号,以飨读者。现将王跃文主席的发言提纲刋载如下:               我国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王跃文

         一、《荷鹤图》这部作品,作者找到湘军精神同湘绣文化的巧妙结合点,首先是得天之助。

           可以说,《荷鹤图》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曾传玉与曾纪生父子,就是凭着耐得烦霸得蛮吃得苦舍得死的精神湘军精神,凭着呼吸相顾、痛痒相关、赴火同行、蹈汤同往,胜则举杯酒以让功,败则出死力以相救的湘军建军精神,完成了将铜官的芙蓉坊绣庄带出一个又一个困局,从一个个陷阱中突围,使之发展繁荣,最终走进朝廷、走向世界的湘绣传奇。如果把《荷鹤图》这部长篇小说比作一幅精美的湘绣作品,那么,支撑着整部小说底气的湘军精神和敢担当敢作为的湖湘文化就是这幅湘绣作品鲜明而厚重的底色。在这个底色上,作者犹如一个技艺高超的绣女,飞针走线地完成了人物塑造,完成了故事结构,使人物与情节犹如绣品上的枝叶花朵,有了根基与依托。正是这一特点,使得这部小说的精神内蕴变得坚实而厚重的,小说的精神高度也因此而超乎于一般的这种特殊题材小说之上。 

       二、鲜明的题材特色和地域特色。

        1、题材:小说讲述的是曾传玉、曾纪生父子两代人的湘绣传奇,对湘绣文化作了寻访、梳理、记录和提炼。如,对《三十六针谱》、随意绣、阴阳绣、打子绣,以及画绣书印的完美艺术呈现,等等,都有细致精彩的描写。小说不失为一部湘绣发展与繁荣的壮美历史长卷。小说对当时长沙绣庄的坊号及座落地址、行规、买卖方式、行业规模等等,都有详细记叙。虽是文学作品,却有着史志书的真实性。

        2、浓厚的地域文化特色。

       小说里描写的主人公曾传玉身上,鲜明地体现出湘军精神和湖湘文化特色。他在打造湘绣品牌、创造湘绣艺术的道路上,充满着坎坷、艰辛和危难,却是不屈不挠,永不言败;却又重情重义、知恩图报。

      小说里的地域文化特色,还表现在对湖南特别是长沙地区民俗文化的艺术表现上。既有方言俚语,民间歌谣,也有民俗民风,还通过铜官窑陶器上的诗词对长沙古代地方文化作民间艺术展示。这些都使得作品增添了难得的文化底色。 

       三、小说人物的成功刻画,人各一面,各具特色。

        曾传玉:不爱读书求功名,也不热心军功图,只喜欢画画写字。但当命运之神驱使他往前的时候,则又表现出湘人的倔强与顽强。

        张伯元:乱世中的仁义之士,他身上也折射出当时民族商人的离乱之世的曲折命运。

        泥人周:这是小说里最具神韵的人物,画艺极高,嗜酒如命。喝了谢三爹的三十年窖藏,替谢三爹画酒壶的描写极是传神。

        采莲:忠贞于爱情,技艺高超的绣女。首尾呼应的人物。

        谢冬梅:贤惠朴实,绣艺同样高超。

        敏格格:英气爽健、慧眼独具、能识才、懂大局、有深情。 

       四、小说鲜明的故事性与情节的传奇性。

        小说的故事性是区别于诗歌、散文与戏剧的最鲜明的文体特征。强调故事性虽然一直被质疑,但故事性好绝对不是一部小说的缺点。这部小说在情节的结构上吸取了中国古典小说的手法,比如结构情节时用了倒插法、夹叙法、草蛇灰线法、悬念等等,情节环环相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读性强。人物形象的塑造和作品的主题也在情节的进展中得以完成。这部小说的情节结构方式也有点像民间童话的结构方式,即采用难题故事的模式。当然,这一方面使得情节得以进展,另一方面,略觉简单与单调。

        小说的传奇性也很强,很多的出人意料,很多的偶遇和巧合。这些都是中国传统小说惯用的手法。但是,小说的不足也在这里。

《荷鹤图》作品研讨会现场    (摄影:王进斌)

36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