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连载|《石刻传奇》之重振湘绣雄风(71)

七十一 重振湘绣雄风

正在进退维谷,下人推门进来,说是老爷有请。

曾纪生随下人来到父亲住室,发现病卧在床的曾传玉斜靠在靠枕上,正眉飞色舞地挨近床头坐着的一个中年人正谈论着什么。

“来,来,我来介绍一下。”一见曾纪生进门,病中的曾传玉陡然变得异常兴奋。

曾传玉的兴奋,源于长沙锦莲绣馆的来人,更源于他们全力去意大利参展。

在曾纪生进门之前,曾传玉已同客人谈了好一会,他指着来人介绍说,“这是长沙城里锦仙绣馆的胡掌柜,特意找上门来想一同去南洋。”

锦莲绣馆?那可是长沙城财大气粗的一个神奇绣庄。在长沙的绣庄行业中,锦仙绣馆一直是同业中的一个谜,谁也摸不清这个锦莲绣馆的底细,只知道历届巡抚上任湖南,都亲自上门,或派亲信之人拜访。而且,这个绣馆基本上不与长沙的同业来往,其绣品也并不在市场上销售,大多送进了府衙。

曾纪生始而惊奇,继而诧异地说:“锦莲一贯只与外域的名商巨贾和官衙往来,生意做得那么好,为什么想到要去欧洲?”

来人见曾纪生一脸的诧异,连忙解释说:“我们锦莲绣庄店小人微,以前除了做一些熟人的礼品、订单,很难像宏昌、锦文丽绣庄那样出人头地,笑傲江湖,故一直低头做事,夹着尾巴做人。外面传闻芙蓉坊的曾家少爷正在组织同行的精英,欲往意大利贩卖湘绣。我们老板让我到国外开开眼界,说这是让湘绣走出国门的大好事,故想搭个顺水船。”

曾纪生知道,事情肯定没有他说的这么简单,按游走生意江湖多年的规矩,他什么也没有问,笑盈盈地满口答应下来,并谦虚地说:“如有锦莲绣庄同行,我们又增加了一份力量。”

自从南洋劝业会归来,曾纪生自思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可锦仙绣馆参入此次南洋贸易之事,却让他悟出,他仍然是在曾老爷子的福荫下乘凉。

有锦莲绣庄主动同行欧洲,曾纪生再次到长沙城游说其他绣庄之事变得轻而易举了。不过两天,曾纪生便与锦云、锦莲、万源等绣庄签订了共赴意大利开创新市场的合作契约。当他将这些贸易合同递到锦文丽绣馆谭老板的手上时,谭老板非常惊诧地瞧着锦莲绣馆的合同,笑着说:“你能搬出锦莲绣庄,面子不小啊!”立马便与曾纪生约定,一月后湘绣货品收集装箱,前往欧洲。

谭老板的承诺,让曾纪生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知道谭老板从来是一诺千金。

曾传玉知道,此次闯荡欧洲之举,带有破釜沉舟、振兴湘绣的雪耻气度。赛诸葛屯粮造成天然绣庄的关门,高利贷者到芙蓉坊讨债的卑劣手段,每每都令他愤愤不平。后来虽然意大利那笔湘绣椅披生意,给曾家大屋捉襟见肘的经济带来了回阳感觉,元气却一直没能恢复。正是冲着这一点,曾纪生才力主要去闯出南洋,希冀借此一搏而重振曾家大屋的雄风。

经过曾纪生的百般努力,总算解决了行程上的盘缠之事,可还得有商品,才能称之为贸易。要付给绣娘们的工钱,要收购散户们手里的湘绣也得有钱,曾纪生现在手里除了还有四进两院的曾家大屋,现金却是极少,解决芙蓉坊收购湘绣产品的资金问题,又成为曾传玉的一块心病。

不管怎么样,南洋之行的最艰难险关已经渡过来了,这点没脚脖深的水又能淹到哪儿?东挪西借总能筹到部分湘绣的钱。想到这里,曾纪生心里踏实了许多。

在铜官镇边下船,已近傍晚,曾纪生踏着薄薄的暮色往几里路外的曾家大屋赶去,他要将几天来的好消息告诉父亲。

下期关注:典当《荷鹤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