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石刻传奇》之 绣传天下(51)

五十一 绣传天下

端方一行满载而归后,曾传玉漫步来到了绣楼的走廊上,望着廊外的参天的树木出神。是啊,从这次的“粒粒之珠”事件中,他明显悟出了什么。

是什么呢?“信息。”

大儿子曾纪生的一个信息,一下子便销售了两百多件湘绣品。其实,这批绣品大多是库存。早几年很受欢迎,曾传玉便准备了许多,不料,风向一变,一下子就滞销了,只能积压在库房里。摆在眼前一个事实是——一个信息便做成了一桩大生意。

应了一句老话,“生意场上只有背时的人,没有背时的货。”

曾传玉明白,今天赚了风光还赚了钱,完全是“打籽绣”的功劳,他踌躇满志想开发更多新产品,得意之时,内心不禁涌起一阵隐痛。就是何管家的失踪和《三十六针谱》至今没有找到下落。丢失了湘绣针谱,曾传玉就像老师丢失了备课本,只能凭记忆来向绣女传授湘绣的针法和技巧,不仅费时,而且误事。

再说那“粒粒之珠”的按时供货,不仅在当时清政府的外交官眼里,解了美国驻华公使的燃眉之急,也使美国商人获得用中国艺术在国际市场赚商业红利的实惠,随后又有很多的美国政府官员、商人通过各种渠道和关系,向清政府和湖南巡抚订购各种刺绣服装、椅披、绣盖、绣垫之类产品,使湖南湘绣在美国市场迅速串红,端方因此受到朝廷嘉奖。

湖南湘绣在美国之所以能够“艺倾朝野”,不仅曾传玉功不可没,更重要的是在湖南的民间蕴藏着一股强大的刺绣技艺实力。如何将这种技艺实力引导成富国强民的一种实用产业,这也是为官一方、造福于民的一种责任。端方觉得应该让曾传玉发挥更大的作用,让他成为湘绣走向国外的领头雁。端方再次来到曾家大屋,特意为曾传玉赠送了一块镏金的牌匾“绣传天下”,对他以示褒奖。

端方先是送对联,今天又送匾,让曾传玉激动不已。手抚“绣传天下”的牌匾,曾传玉动情地说:“我曾传玉何德何能,受巡抚大人如此高的赞誉。”其实曾传玉感动的不是牌匾,而是端方凡事亲历亲为的精神。作为清王朝的一位封疆大臣,能坐六十里水路的船程,专程送匾,极为难得。

曾传玉充满感激地说:“巡抚大人不辞辛劳,车船劳顿到铜官,老夫感激不尽,不知老夫可否有为大人效劳之处?”

“哈哈,曾老真是爽快人,不仅德高望重,才艺过人,更是心怀仁慈,善察人心。我今天来呀,专程给您送匾,这匾有两层意义:一是赞颂您以前的功绩,二是本巡抚有一个邀请,就是希望您能到长沙招拢全省的湘绣名流和绣庄、绣坊,甚至是绸铺、布庄,统一起来,结成同盟,使湖南湘绣走出南洋、传遍天下。”端方笑着说。

“这块匾这么多内容啊,老夫愧不敢当,您何不在长沙城里找一个挑头的呢?”曾传玉并非有意推辞,如何将湘绣做到南洋去的事,他从来没有思考过,不知从何下手呢?

端方见曾传玉不想接招,忙说:“这只是一个愿望,我认为唯有曾老先生才能办到。另外,我想在长沙办一个湖南地方物品观赏会,将一些外国公使们请到长沙,让更多的洋人了解湖南湘绣。”

“这是件大好事,芙蓉坊一定精心准备一批最好的作品参展,让世人看看湖南湘绣的精湛。”

事后不久,端方调离湖南,“湖南地方物品观赏会”胎死腹中。

曾传玉精心准备的参展作品出路何在?芙蓉坊上上下下一头雾水。

人无千日好,花无千日红。

端方抚湘,芙蓉坊的湘绣很是风光了一个时期,随着端方调任湖北并署湖广总督,继而又两江总督,曾家大屋似被官府遗忘,渐渐回归平淡,曾纪生在长沙八角亭开的天然绣庄虽然生意还是红火,但却没有了往日迎来送往的荣耀。

不仅如此,新任湖南巡抚上任后,在衙门内走了一圈,总觉得“景恒楼”湘绣坊,实在是荒谬之举,有损官衙形象:试想,一方地方大员的办公坐堂之地,怎么竟然成了地方工艺的场所?人来人往如集市般,还怎么维持官衙的威严?更有好事的衙役向巡抚传言市井民谣“长沙三怪”,一是火宫殿的臭豆腐排队买,二是八角亭的行人走得比东洋车快,三是巡抚衙门有湘绣卖。”新任巡抚如鱼刺卡喉,对于其他两怪,他无能为力,下令拆除“景恒楼”,还是他势力范围内的。

曾传玉得知此事,手抚着刚绣好的“绣传天下”字匾,泪流满面。他站在曾家大屋院坪里,仰天一声长叹:“哎,湘绣又要退回原点了。”

谢富贵则不以为然地说:“开始我们并没有指望官府给我们做大生意,现在景恒楼没了,我们芙蓉坊照样要开下去。”

下期关注:筹备展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