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连载|《石刻传奇》之革新湘绣(48)

四十八 革新湘绣

端方充分调动官府的力量,从铜官和靖港、安沙一带农村招征了一百多名青年女子前来景恒楼做绣娘,又根据曾传玉的建议,将自己为官多年所收集的名人字画、碑贴、文物等整理出来,一箱箱、一幅幅、一件件往景恒楼送,书柜装满了,画架摆满了,墙壁挂满了。景恒楼分上下两层,楼上铺开了四五十张绣绷,每张绣绷边坐着一位技艺娴熟的绣娘;楼下则布置成会客迎宾和湘绣展示观摩展示厅。

绣工们双手是闲不住的,一上绣绷,忍不住穿针引线在绣绷上绣花刺草的。端方通过曾传玉发下话来:“巡抚大人极为重视湘绣,过去大多是民间的猫呀,兰花呀,绣品图案太老套。此次端大人抚湘,决心革故。”话发下来了,要绣工们先观察一番文物、字画、碑贴,然后摹拓付绣。

楼外的青草绿了,又枯了,身上的衣衫由薄变厚了,一件件的绣品绣成了,按照过去的规矩,绣工们在右下角一块小小的地方,认真而小心地绣上了自己的名字。

不料,巡抚大人端方看见后,脸色暗了下来,说:“这么名贵的字画上刺绣着你的名字,岂不是麻雀傍着大雁飞?赶快抽掉。”见巡抚大人如此一说,绣工们愣了,纷纷说:“这是我们湘绣的规矩。”

端大人一脸的不耐烦:“本巡抚既来革新湘绣,你们绣上自己名字的陋习也在革掉之内。”

景恒楼的绣工们无奈之下,一个个只得把自己的名字从绣品上抽掉。

可是,留下那么一块,该绣什么呢?端方叫人送来了他的题款:“湘抚使者”。

在曾传玉的督导下,景恒楼的名贵诗文书画绣成了,摆放出来煞是亮目。巡抚端方眼见湘绣之业大功告成,欣喜之下,向全城的藩台、臬台、道台发出请帖,邀请他们前来欣赏。

巡抚大人遍邀全城官员前来欣赏湘绣,客人们自然十分踊跃。

巡抚端方一身亮眼的官服,上面套着御赐的黄马褂,加上二品蓝翎顶戴,威风神气。他亲自领着贵客们来到刺绣观摩厅,在每幅绣品的前面浏览一阵,口气十分谦和,说道:“本抚素爱湘绣,立志于提高、革新。这批湘绣如何,请诸位不吝指正。”

巡抚大人打开了话匣子,这些下属藩台、臬台、道台对上司的功德自然满口称赞,有的伸出拇指,说抚台大人题款的这笔字写得刚健有力;有的说,这幅米芾的山水写意画,如果没有大人这首诗跋,会大大减色。有个爱好金石的幕客,看着端方的朱红印章,摇头晃脑地赞口道:“好一个‘抚湘使者’。金石好,名称更妙,真是相映生辉。”

端方趁着来人都在兴头上,向大家倡议道:“景恒楼只是一个开头,诸位如能尽力辅助,即是朝廷之幸,更是湖南民众之幸。”又说,“湘绣应统一常用规格,不能随心所欲,任意剪裁。非名家大师,不可随意题名,统一落款‘湘人’或‘湘绣’以正视听,区别于其它地方绣种。”

端方说是提议,谁都知道那是他的客气,在湖南这方土地上,实际就是军令、王法,谁敢不执行?眼瞧在座的诸位都无异议,端方特别高兴,他摸着八字胡,踱着八字步,两眼看到的是署上自己名字的革新湘绣,满耳听到的是同僚们的一片赞美声,意气风发介绍着绣品上的诗文、题款。

自从这次盛会后,湖南巡抚衙门内的景恒楼出了名,端方革新湘绣之举,不仅政绩明显,还带动了当时绸缎、布匹、戏剧服装等传统民族工业的发展和经济繁荣,更使湘绣生产得到规范化管理,加快了流通。政府有实绩,老百姓得实惠。

景恒楼,给曾传玉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改变。由于有了官府的倡导,湖南的刺绣行业进入了一个高潮迭起的时期,也给曾家大屋带来了名声。

端方除了给曾传玉以全面安排的实权,还赠以重金。如此一来,在湖南刺绣画界有着一技之长的曾传玉在景恒楼里如鱼得水,不时有新的刺绣品问世,引来各界的连声赞叹。

这天,曾传玉忽发奇想,找来谢富贵一起商量,准备借在景恒楼主事期间,邀请各地三河之战失散的湘军兄弟,前来长沙聚一聚,以完成自己在江宁城时未酬的心愿。

在谢富贵的主持下,英雄帖遍撒大江南北。不足一月,一帮昔日的兄弟纷至沓来,几乎将长沙城的大小客栈住满。他们纷纷前往景恒楼看望曾传玉,顺便购买了一些正宗的官府湘绣赠送亲朋好友。

这场迟来的英雄宴,设在长沙城药王街声名鹊起的甘长顺面馆。那天,药王街人山人海,赴宴的,看热闹的,挤得个水泄不通,人人争睹当年的湘军风采。

甘长顺是由汨罗人甘长林于清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创办。甘长林出生于清同治六年(公元1867年),12岁便在青石桥张扮顺面馆学徒。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年仅16岁的甘长林始在药王街租得一个铺面,开设“甘长顺”面馆,生意颇为红火。但好景不长,市场萧条,经营出现危机。正在难以维持之际,适逢邻居一萧姓富商做寿,在“甘长顺”订寿面一千碗,危机得以解除;又遇光绪皇帝二十岁御寿,长沙城内热闹一时,市民都以吃寿面为荣。

选择此处地方,昔日湘军将帅巡走在景恒楼与甘长顺之间,格外引人注目。果不其然,此次英雄宴过去后,在长沙的街头巷尾很是轰动了一番。

自此后,以刺绣为特色的景恒楼,更为引起长沙人的关注,也成为了主政湖南的端方政绩和惠民的标志,还成为他交际应酬,接待来访宾客,展示书画绣艺的重要场所。不少下级官员统统效仿,成为一种流行时尚。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长沙城内的湘绣店就增加了二十多家。而景恒楼则是湖南湘绣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官绣”。

在景恒楼湘绣做得有声有色、顺风顺水的时候,曾传玉因伤寒而病倒,告假还乡。

端方鉴于曾传玉在全国刺绣行业的影响力和对景恒楼的大力帮衬,心存感激。特意书写了副对联送往曾家大屋,联曰:

“湘绅自古重才艺,

绣圣丹青传后人。”

此联嵌入“湘绣”二字,由官府的渠道,上行下效,在民间广泛流传了开来,从此以后,“湘绣”成为湖南刺绣的官方名词。

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曾传玉病情好转,嘱咐儿子曾纪生多与景恒楼联系。很短的时间内,曾纪生就和景恒楼、长沙的绸缎铺上上下下熟得很了。

下期关注:粒粒之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