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连载|《石刻传奇》之 建“景恒楼”(47)

四十七 建“景恒楼”

在此阶段,湖南的官场如走马灯,你方唱罢我登场。湖南巡抚赵尔巽晋升户部后,又来了巡抚陆元鼎,陆元鼎刚离开,又换了个端方署理湖南巡抚。

不过,在天然绣庄店堂外悠闲散着步的曾纪生对这走马灯似的官场变化并无多大的兴趣。

偏偏,官场找上了生意场,此事与新署理湖南巡抚的端方有关。

官场的声音是通过巡抚衙役的口传过来的,匆匆而来的衙役身后,跟了一个走“八字路”的师爷。他们沿坡子街的麻石路,急促地来到天然绣庄门前。

“哪位是曾老板?”巡抚衙役走进店门问道。

正在店铺门外的曾纪生闻声走了进来,“各位有何贵干?”

“您是曾老板?”师爷插进话来。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其中一人拿出一个大红请柬,十分恭敬地说,“我们巡抚大人欲弘扬湘绣,想请曾老板和您父亲,后天务必光临端大人的家宴。”

“端大人?”曾纪生迟疑了一下。昔日走街串巷的历练让他迅速伸出了双手接过请柬,连声应口道,“大人厚爱,小民一定遵约前来。”

大概是“湘绣”两个字触动了曾纪生头脑中的一根弦,恭送来人后,他匆匆走回店铺,着手安排人前去告诉老家铜官的父亲,同时一边派人去了解送请柬的原委。

原来,受洋务运动影响,倡导实业救国的端方接替陆元鼎署理湖南巡抚,上任前特意向一些湘籍在京官员了解湖南物产风貌和社情民风,对湖南刺绣有了印象。

上任伊始,端方便在与幕僚们闲谈时,提起了湖南岳麓书院之事。

“岳麓书院的那幅对联让人感慨万千呀,‘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大气魄呀!”刚刚参观了岳麓书院,那悠深的文化氛围,让端方思绪万千。

见抚台大人提及岳麓书院一事,有幕僚凑趣附合,提议盖一个“湘江书院”,以求千秋留名;有人建议不妨仿照《四库全书》模式,编制一部《湖南文志》;更有人慷慨激昂地提议将岳麓山与橘子洲建成湖南的景观园,以此扬名。

端方毕竟为官多年,他清楚这些提议大多是“镜中观花”、“水中赏月”,他思考的是如何竖起湖南文化的旗帜,这个湖南文化的旗帜既要有其代表性,又要相对容易操作,而且要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见他沉吟不语,一个声音怯怯地响了起来:“大人,刺绣是湖南的一大特色工艺,何不在这上面做点新文章?”这个声音不大,在众多慷慨激昂声中显得非常弱小,也一度引起众人的嘲笑,但引起了端方的共鸣。

端方为满洲正白旗人,少年得志,被慈禧太后视为股肱,他凭借的并非筹办光绪皇帝婚事有功,也不完全是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时,慈禧太后逃至陕西,端方迎驾设行营、拱卫周备之誉。朝廷看中的是他的才干,还在他任陕西巡抚时,外交急迫,全权大臣及东南各省疆臣电奏,皆径递陕西抚署转达,端方以一人而兼治外台内省之寄,从此声名鹊起。

闲谈散了后,端方又思索一阵,有了邀请湘绣人士的念头,而曾传玉已是第三批人了。

曾传玉携儿子欣然而来。

湖南巡抚衙门设在长沙一个名叫又一村的地方,方圆近百亩,全都是一色的风火砖墙。在巡抚衙门戈什哈的引领下,曾传玉穿过一扇侧门,来到了端大人布置一新的客厅。客厅已有几位先来的客人,一打量,多是熟人,其中有锦文丽的谭老板,锦云绣馆的袁老板,万源绣庄的吴老板,锦莲绣庄的胡掌柜,总之在长沙做湘绣生意的大、小老板,掌柜基本都到齐了。

曾传玉选择了客厅一角坐下。不久,便听得门外一声咳嗽,跟着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湖南巡抚端大人到!”

客厅里或坐或站的人都立住了身形,恭迎着端大人的进来。

洒脱的端方见大家异常拘束的样子,紧走几步跨进门槛,抱团一揖道:“诸位都是我的衣食父母,何必这么多的礼节?坐,坐。”

待献茶之后,端方这才开言道,“将各位特邀光临寒舍,是有一事相商,湖南之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湘楚之绣,巧夺天工,扬名天下。鄙人特邀各位贤能前来小聚,为的是商议湘绣发展一事,还望诸位不吝赐教。”

原来,端方通过几番的邀谈,逐渐明细了自己光大湖南刺绣的方案,决定在巡抚衙门内修建一座“景恒楼”。在他的设想中,刺绣是湖南文化的一大景观,那飞针走线,实际风情万种。其长久的历史自然配得上“恒”字,而“楼”则是一个城市的标志物,三字相联,自然凸现了湖南文化的深远博粹。

对于巡抚大人的远景描画,向以油滑为社交准则的商人,自然附合者众。而曾传玉与儿子纪生则只是洗耳恭听,未置一词。

曾传玉没说话,是因为他尚不知悉巡抚大人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曾纪生的沉默则是父亲大人尚未说话,作为儿子自然不能越礼。

听着在座众位商人的捧谈,端方踌躇满志,顾盼之间,突然发现沉默而坐的曾传玉父子。虽然,端方比曾传玉小了十多岁,但他对曾传玉这位湖南湘绣行业的大师还是早有耳闻的,不仅来自湖南的民间工艺界,更来自早期陕西巡抚任上时的风闻,早期的陕西巡抚曾国荃曾力邀曾传玉前来抚衙参赞事务,但却被曾传玉婉辞了。这是一个文化奇人,也是一个社会倔人。犹豫了一下,端方走了过去,一改居傲的神情:“大师之名,如雷贯耳,鄙人之浅思,还望鼎力相助呵。”

眼见巡抚大人趋步曾传玉身前,在座的众商人眼光唰地一下全扫了过来。向来注重人世之礼的曾传玉见状,连忙起身示之以礼,欣然说道:“端大人的设想让吾辈惊叹不已,也能让湖南的民间文化发扬光大。不过,可否问一句,大人的光大湘绣设想,是一时兴起,还是……”

“你的疑惑在吾意料之中。”巡抚大人立即接口道,“请到外面来看看。”说着,当先带路,众人随后跟来。

绕过一处花园,众人眼前突然一亮,一座新修建的两层楼耸立在人们眼前,门楣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恒景楼”。

谁也没有料到端方从设计到建成“恒景楼”仅用了三个月时间。眼前的现实,让曾传玉感到端方的大志和胆魄。

这座景恒楼设计得可真谓雅致亮丽,七七四十九个方头木柱,六六三十六个鏊头。窗棂一色的彩绘,柱头全部用朱红漆涂抹。

看着这栋新建筑物,曾传玉眼睛里泛起了亮光。显然,从眼前的建筑物来看,端大人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曾传玉心悦诚服了:“端大人振兴湘绣的设想令人振奋。”他一反进门时的观望神情,侃侃而谈:“要真正了解湘绣,必须了解湖南文化和它的价值,一旦文化真正融入了湘绣之中,湘绣腾飞指日可待。”

曾传玉的话似乎有点艰涩,但端方的天分甚高,他清晰地听到了话外之音。

望着雕梁画栋的景恒楼,端方话语里充满了恭敬:“大师之语,让鄙人茅舍顿开,大师能否前来此地屈就湘绣指导?”

曾传玉有点犹豫:“我才学疏浅,恐怕会有负大人的重托……”

“如果您这样的人物尚属疏浅,那鄙人岂不是门外汉?”端方截断了曾传玉的话,接口道,“希望大师能以湘绣为重。”

“既然大人有此高望,却之不恭,有疏漏之处还望大人海涵。”

“大师出马,一个顶百,何来海涵之说?”端方向着曾传玉深深一揖,这一揖里包含无限的希冀。

官府推动的力量无疑是巨大的,时间才过去几个月,景恒楼便成了湖南的第一绣楼。

下期关注:革新湘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