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连载|《石刻传奇》之请画工(30)

三十 请画工

铜官镇上“芙蓉坊”红红火火开张后,生意一天比一天好。物以稀为贵,除了铜官、靖港本地客户外,大多都是长沙城里的客人,很多贩窑货的窑贩子,也贩起了刺绣品。曾家大屋的绣娘也达到了近百人的规模。随着时间的推移,绣娘的手艺也越来越娴熟,月出的产品也达到了上十件。由于曾家大屋首次在湖南地方的绣花,采用了丝绸作底料,呈现出一种极其细腻的质感,绣品堪称精美,一时声名远播。

作为芙蓉坊的当家人,曾传玉更是忙得脚不沾地。一日有人通报,“郭记”粮行老板郭明君求见。

与芙蓉坊相邻的郭明君,常年在靖港、长沙做米生意,人称“米老板”,其米生意年规模达到上万担。此次登门曾家大屋,所为何事呢?

“曾老板,小弟此次前来,想请大哥帮个忙。”郭姓老板快言快语,“曾家大屋的绣品早已轰动长沙城,我亲家是长沙粮号中的大户,我想订一套最好的绣花嫁妆。”

“这……”曾传玉迟疑半晌没有接口应承,他有难处呀。

自从芙蓉坊开张以来,曾家大屋招的一百多名绣女就没歇过气,日夜加班刺绣还供不应求,特别是沱市的“翠和丰”、靖港的“天然福”绸缎铺作为曾家大屋刺绣产品的代销商后,每天顾客盈门,川流不息,以至于坐镇天然绸布庄的焦廷山隔两天就派人前来催货。早十天,长沙县衙门也来了人,要订一批曾家大屋绣品送礼。面对纷至沓来的客户,曾家大屋可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面,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可一旦超过了生产能力,曾家大屋又力不从心。

实话实说,如果加班加点仅刺绣完成这批绣花嫁妆问题不大,可忧的是画工只有一个人,纵然有三头六臂,也难以完成这么多的绣稿。毕竟,画绣稿是一个需要安心静气的细腻活,一个心神不宁的人,能画出天工之物吗?

远亲不如近邻,郭老板的订单实在不好拒绝。铜官街上大大小小的生意人都知道,郭明君做米生意是一把好手,在外面也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家有钱财万贯,独女自然视为掌上明珠,长沙为官的亲家点名要添置芙蓉坊的绣花“百福”被面作为陪嫁,以显风光。作为在长沙、铜官、靖港三地有头有脸的米老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女儿失望。此时,郭老板见曾传玉半晌没吭声,心忖不妙,赶忙补充说:“老兄,你不看老弟的面子,你也得看看侄女的面子,总得让她高高兴兴地出门吧。”

“百福”被面,实际就是一百只蝴蝶鸳鸯被面,蝴蝶与“福贴”谐音,“百蝴”被面又被称为“百福”被面,寓意“子孙富贵,百福长贴”。长沙人的婚嫁,讨的就是一个好口封和彩头。

郭老板话说到这个份上,曾传玉咬牙应承道:“好吧,侄女的这副绣花嫁妆,我应承了,一定不让她失望。”

话是这么轻松地说了,曾传玉却是愁上眉梢,看到郭老板下的订单心里就紧张。按照铜官当地风俗习惯,女儿出嫁父母要为女儿准备四铺四盖陪嫁。郭老板现在分别订绣花《百鱼》、《百蝴》被面、枕套、床垫各四套,图案的密度工时最高的蝴蝶鸳鸯为标准。当然只有这些产品才能显示郭老板女儿的身份,但对绣庄来说,这些能显示身份的稀缺绣品也意味着与之对应的工艺难度。不说四套铺盖,就是一条百蝶被画稿就要三十天,因为要画的一百只蝴蝶,每只都要形态各异、大小不一样,还要配上水景和花草。

说事容易,做事难。凭他曾传玉一个人,便是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呀。

这天,愁肠难解的曾传玉终于走出自家大门,信步往铜官镇方向走去,一则散散心,二则理理思路,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解决画工的办法。

走在泛着陶光的的小街上,曾传玉好奇地在一个接一个的陶瓷作坊里穿梭着,琢磨着。

可不是嘛?这一个个精致的陶坯、瓷瓶,手艺是那么精湛,那么让人叹为观止。哟,不止于此,那坯上还有着字。曾传玉凑近前去细瞧,却是题着诗。这些陶、瓷上的诗,虽无法与唐诗宋词相媲美,却也朗朗上口,如祝福人们出门远行平安风顺的酒具上刻有:

“人归千里去,心画一杯中。

莫虑前途远,开航逐便风。”

还有诸如劝人安心本职行业,勤奋努力,就有光明前程的陶杯、茶壶上的诗词如:

“日日思前路,朝朝人不同。

行行出状元,处处鸟啼新。”

更有宣扬积少成多、相互包容、和平共处中庸之道的米缸、水罐的字句是:

“小水通大河,山深鸟雀多。

主人看客好,曲路亦相过。”

看着看着,曾传玉豁然开朗,高呼,“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健步走出作坊,弄得作坊里的人一个个探头而望,不知哪来个疯子。

曾传玉太兴奋了,解决了绣稿画工的事,也就解决了他欠朋友的情。透过那陶坯上的图案,他看到了解决绣稿问题的希望:陶瓷画工与绣稿画工可谓是异曲同工。陶坯上的诗作,也勾起了他的某些联想,但到底是什么,他一下子还不明朗。解决了画工之事,已让他足够兴奋了。办法是解开难题的钥匙,有了钥匙,还有什么困难不被解决?

可惜的是,找到了解决难题的钥匙,并不代表钥匙已然在手,这把开门钥匙的难点还在于怎样才能找到合适的画工。

曾传玉急匆匆的脚步慢了下来。

从江宁城返回湖南也有几年了,选择铜官定居落脚也有年月了,可铜官的陶瓷行业他却一点也不熟悉。这些年来,他一直忙于安家定居和在靖港镇上开绸布庄,跟着而来的被官府所抓,以及忙于筹办刺绣的事,使得他无暇与周边的人打交道,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要说铜官陶瓷行业中的熟人,他到至今还只有一个搭得上话的,那就是谢三爹。

曾传玉一念及此,茅塞顿开。

谢三爹的陶瓷作坊离铜官街上不远,曾传玉自然熟门熟路。

一见侄女婿的到来,谢三爹热情地迎了上来。听了来意,谢三爹顿时犹豫起来,但也只是一闪即逝,招呼曾传玉坐定之后,泡上茶,谢三爹转身出门。

在铜官陶瓷行业浸染了多年的谢三爹,没多久便领来了一个画工。

下期关注:酒醉“泥人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