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誉满全球” ——湘绣史上一段风波


“誉满全球”,是何键题给湘绣的,那是80年前,即1933年,题词人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

对于何键的政治立场和为人品格,史家自有评价。但他对湘绣这一评价,当时确实恰如其分。

那一年,湘绣作品参加芝加哥“百年进步纪念会”(一般称之为“芝加哥世博会”),《罗斯福绣像》轰动美国,何键为此题词。

如此,这帧绣像风头盖过了金奖得“主”《乐雁图》,以致后来人们误认为得奖是前者,因而成为湘绣史上一桩公案。

为此,记者特意采访了湖南湘绣城总经理曾应明。

1

《乐雁图》获金奖

“获奖的肯定是《乐雁图》!”曾应明回答。

曾应明告诉记者,他1975年12月参加工作时,长沙县湘绣厂副厂长陈楚贤给新学员讲过这个故事。1979年,曾应明在长沙县湘绣厂档案室查到三本有关湘绣的文史资料,即1950年12月,由长沙市湘绣同业公会筹备组编印的《湘绣资料》,其中,既提到了“誉满全球”的《罗斯福绣像》,也说到荣获金奖的《乐雁图》;1951年4月,长沙市湘绣同业公会委员会编印的《湘绣专辑》,在湘绣历史沿革中既没提《罗斯福》绣像,也没有提《乐雁图》,连湘绣参加芝加哥博览会一事也被省略;1956年编印的《湘绣》一书,第一次提出“湘绣《罗斯福绣像》获金奖”,但省略了《乐雁图》,只说“还有湘绣条屏等一批作品获奖”。1980年3月,他为此写过一篇有关湘绣的文章《丹青妙手》,发表在长沙市工人文化宫的内部刊物《心潮》上,其中特意提到《乐雁图》荣获金奖一事。

接着,他举出了另一铁证: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原长沙县湘绣厂画师王进斌在台北市博物馆看过这帧《乐雁图》绣品,并说,“该绣品有文字介绍,说明是1933年美国芝加哥‘百年进步纪念会’获奖作品”。“整幅作品给人一种气势恢宏的感觉,画面中那空旷无边的原野和若远若近的湖泊,让人产生一种如烟似梦的幻觉,几对大雁在湖岸边栖息,情意绵绵地交流着无尽的爱意。还有一只大雁在空中盘旋,一只刚落地,夕阳下,它们仿若置身世外……确实是一幅震撼人心的上乘佳作!其实这幅绣品并没有题名,当时的评审者为了便于分辨,就称其为《乐雁图》,也有人称之为《芦雁图》。”

如此,可以认定:在芝加哥世博会上,送展的湘绣作品除了《罗斯福绣像》外,还有《乐雁图》,后者由铜官裕丰绣庄选送,并获得金奖。

2

锦华丽有个唐老板

“当然,在那次博览会上比《乐雁图》风头更劲的是《罗斯福绣像》。”曾应明说。

刺绣《罗斯福绣像》的绣庄叫锦华丽。锦华丽是长沙有名的大绣庄,庄址八角亭药王街,有一幢自建三层西式大楼,绣庄铺面壮观。这个绣庄在上海设有分庄,担负对外省、外洋推销湘绣的任务。

绣庄经理唐仁甫,是湘绣界著名画师杨世焯的再传弟子,“除善绘山水人物、飞禽走兽花卉外,尤工于肖像,兼娴熟绣像术”。

1932年,唐仁甫翻阅上海报纸,得知芝加哥将举办世博会的消息。他灵感顿生:罗福斯将于1933年初就任美国总统,如果一帧现任美国总统肖像在会上露脸,一定能吸引美国人的眼球。

唐对绣像进行了设计,将“工程”分解:画像、绣像和雕刻镜框。唐亲自画像。他把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一张神态镇定的半身像,放大到24英寸(合72厘米),用透明纸蒙下轮廓,拓于白色缎面之上,再按照相片色彩细心描摹。对绣像所用的各种色线,也一一亲自配好。

他请杨世焯的高足弟子杨佩珍刺绣。其时杨佩珍住在婆家湘潭韶山的巴公塘,唐亲自将画像绣稿送到那里,叫杨的侄女杨培宽帮忙,二人合绣。

据杨培宽回忆,当年农历十二月初一,杨佩珍接到唐仁甫绣稿后,即打发轿子把她从宁乡麻山接到巴公塘,十二月初二到,初三上绷,初四开始绣制。杨佩珍绣头发、脸面,杨培宽绣衣服。共绣了40天,到农历次年正月初十绣好。为赶上参展时间,在大年三十、正月初一,她们都没有歇工。

《罗斯福绣像》刺绣针法全部采用湘绣传统的直掺针、齐针、平针刺绣。直掺针法要求绣线绝对垂直,不能稍有歪斜。罗斯福眼角的鱼尾纹呈水平横线,刺绣时用直掺针一点点连接,每点仅两三根丝粗,直径约0.1毫米左右,细入微茫。背景浅绿色底上用蓝丝线薄薄蒙绣,形成朦胧变化的色彩感。绣品每一针的落点都巧妙地深藏在前一丝中间,迹灭针痕。

《罗斯福绣像》镜框则由杨世焯另一高足弟子周五雕制。材料选用紫檀木。绣像标价3000美元。

3

美国人为何喜欢绣像

1933年5月27日,当成千上万的观众迈入密歇根湖畔的世博会场时,这帧位于中国馆显著位置的湘绣《罗斯福绣像》,就“像照亮黑暗的一道光”。

绣像里的美国总统罗斯福,神态端庄潇洒镇定安详,赤红卷发,梳一边分的西式头,脸略呈赤红色,着酱色西装,白衬衣,结蓝领带。画框边,又有五对黄龙金睛和一只红色龙珠互相映衬,闪烁生光。如此,让本属平面的绣像有了立体感,看去恍若真人。观众无不为这幅绣像惊叹,认为是“一大奇观”,当时即有美国富豪愿以万元美金相易。湘绣《罗斯福绣像》之所以如此轰动,一半因为湘绣绣艺高超精湛,另一方面,还在于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正给美国带来希望。

原来,1929年10月24日,是美国历史上的噩梦。20世纪30年代的世界经济大萧条,即因为这个“黑色星期四”而引爆。在1932年底的美国总统选举中,罗斯福的竞选纲领给美国人带来了希望,即他如果入主白宫,将宣布全面实施恢复美国经济的“罗斯福新政”。果然,罗斯福当选为第32任美国总统。芝加哥世博会,既是在美国经济萧条中开幕,也是在人们对恢复经济的“罗斯福新政”的希望中开幕的。而湘绣《罗斯福绣像》,以其绣艺和光电的完美配合,“冲破了人们头顶的惨雾愁云”,引起了参加世博会的人们,尤其是美国人民的心灵共鸣——这是一个好兆头。《罗斯福绣像》因而成为全场最引人注目的展品之一。至今,这帧湘绣仍陈列在美国亚特兰大市陈列罗斯福生平事迹的“小白宫”博物馆内。

4

何键送礼之后

芝加哥世博会,中国是以地方和民间方式参加的。湖南省携带着包括湘绣在内的“伙如山集,形形色色,不可胜记”的展品参会。省主席何键派何凤山(此人后来有“中国辛德勒”之誉)为两湖展品驻会代表。

开幕当天,当何凤山将《罗斯福绣像》引起全场注目的情况发电请示何键时,何键当即吩嘱,以他个人名义赠送给美国总统。罗福斯以6000美元奖励锦华丽。

这次世博会结束后,唐仁甫听到何凤山返湘,即找他索取奖金。何凤山找到何键的私人秘书张有晋,托张有晋出面请客,目的是处理这笔奖金。以何键为主客,四厅厅长、警备司令和其他显宦为要客。席设东茅巷玉楼东酒家。是日,何键因事未到,其他宾客皆来。席上,张秘书起立发言:“我今天代表锦华丽绣庄请客,今天所办菜,尽是面子上的菜,客人也尽是面子上的人。此次锦华丽参加芝加哥赛会,替吾湘争得光荣的面子,也替中国争得光荣的面子。政府对于它在物质上固然应给以光荣的面子,在精神上尤应给以光荣的面子。”

可是,何键没来,其他人自然无法作主。

5

题词了结一场争执

那次宴会后,唐仁甫直接找何键追问奖金,并扬言要打电报给美国总统罗斯福相问:如果那绣品是以锦华丽名义相赠的,那就此事到此结束;如果是以其他人名义赠送的,那自然是等于向绣庄购货。言下之意是“你何主席得把那笔奖金拿出来”。何键在这种情况下,答应赠送一块金匾给锦华丽,以算交代。

赠匾那天,由张秘书代表何键护匾,另有军乐队一连,卫士队一连,总计两百多人,白衣白帽,一路鼓乐喧天、爆竹噼啪,热热闹闹送到锦华丽绣庄。锦华丽也燃放“万字鞭”迎接。一时锦华丽贺客盈门,热闹非凡,水泄不通。

何键赠送的金匾上写着“誉满全球”四个大字。何键还附赠唐仁甫一个大京都墨盒,上刻48字的跋语和落款:

妇官染彩,两汉流风,

缚精职守,历重女红。

夫维湘绣,国货大宗。

针神之锡,巧夺天工。

五都比赛,出品称雄。

特书此语,以劝百工。

唐仁甫当即将墨盒与金匾拍照,并将金匾悬挂在锦华丽绣庄楼上,显示荣耀。从此,湘绣“誉满全球” 流传开来。

芝加哥博览会结束之后,与会者曾把其中深受好评的作品,如《孔子敷教图》和孙中山、威尔逊等绣像陈列在长沙市国货陈列馆(原中山路百货大楼),供人们欣赏。

6

赵尔巽、端方是湘绣走向世界的推手

湘绣,本来是湖南民间的装饰品。

随着经济的发展,湘绣进入市场,但也仅仅在民间流转。湘绣走向世界,两个清廷官员是重要推手。

1903年,湖南巡抚赵尔巽想把湘绣打入宫廷,作为皇家专用品,可惜谋事未成。好在英美和日本等国上流社会看重湘绣,赵尔巽也就借力发力了,当起了“采购代理”的角色。这年冬,赵尔巽接到美国驻华使馆转来美国政府的电报,托他代为采购湘绣绣品,电文中有“须办多粒粒之珠者”一语。这让他一头雾水,什么是“多粒粒之珠”?他只好派人到锦云绣馆询问,美国人曾向该庄购买过这种绣品。绣庄回答,那就是“结子花”绣。可当时锦云绣馆却无货可供。赵尔巽只好将长沙其他店的“多粒粒之珠”采买一空,就连当铺、估衣店的旧绣品也高价收购。这是湘绣第一次大规模走向世界。

1905年端方接任湖南巡抚,也认为绣品奇货可居,特在巡抚院内修建“景桓楼”,雇用30余名绣工专为他刺绣字画,并在绣幅绣上“句斋”、“抚湘使者”的朱文印章。湖北一位叫顾印愚的知县,在辛亥革命后来长沙时,留下一首《景桓楼故址感赋》:“景桓楼角织乌寒,钟漏音沈壁画残。宁省独来迷处所,记从高处凭阑干。”对物失人非、“沈壁画残”惆怅不已。

端方在离任之前,特地派了一位鉴赏专家,以高出市价一倍的价钱,在锦云绣馆定购了大批以钟鼎图案、秦汉碑帖、名家字画作绣稿的绣品。他把这些绣品遍赠北京的王公大臣,还带着出国酬赠外国官员。这是湘绣第二次大规模地走向世界。
新闻来源:湖南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