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a comment

长沙文艺湘军独领风骚


●近十年来长沙文艺界精品力作频出,极大提升城市气质
●老中青文艺军团薪火相传焕发蓬勃生机

长沙是座文化之城,文艺人才竞风流。近年来,长沙市出台各项政策挖掘、扶植各类文艺人才,文艺湘军队伍成长迅速、更加壮大。在长沙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代表大会召开前夕,记者采访了我市几位有代表性的文艺工作者和文坛新秀,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长沙市老、中、青文艺湘军饱满的精神面貌和生机蓬勃的创作热情。

  徐芝麟:翰墨丹青不老松   
徐芝麟与陈白一、李立、欧阳笃材等一起被誉为“潇湘八老”,可是徐芝麟又被称为长沙书画界的“童子军”,为何呢?
  徐老今年79岁高龄了,他16岁正式拿起画笔作画,其艺术的成长发展与新中国同步前行。去年,长沙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共同为其举办了“从艺六十周年美术作品回顾展” ,展出其精品力作170余幅,全面展示了他从事美术创作60年来在人物画创作方面的艺术成就。
  徐芝麟长期从事艺术事业的组织工作和领导工作,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书画研究院特聘画师、长沙画院名誉院长、长沙市美协名誉主席,他曾担任湖南省美协副主席、长沙市文联主席和长沙市美协主席。可以说,“新中国成立后湖南美术的大小事件、活动,湖南美术事业的长足发展与进步,徐芝麟不仅是一位重要的见证人,而且是一位重要的参与者。”
  徐老“美术界童子军”的称号是从著名画家陈白一口中吐露的:“徐芝麟选上市美协主席、市文联主席时,也不过三四十来岁。他圆圆的脸,额头上一撮‘刘海’,人称美术界的‘童子军’。 ”徐老的年轻不仅是因为他乐观开朗、身体健壮,更是因为他创作不断,艺术常青。今年,徐老就举办了两个画展,一个是在岳麓山上的麓山沁园,共展出近年创作的45幅作品,包括“敦煌舞新姿系列”、“十八罗汉系列”和“古典画系列”。另一个展览是在湖南荣艺会开展的“徐芝麟•历代名人长寿故事”国画展。
  著名画家黄铁山称赞徐老“虽然年岁不低,但他的丹青不见老,笔墨却常新”。但愿徐芝麟这棵艺术之松常青。

  何顿:写不完的长沙城   
何顿给《文学界》写的一篇自述《就有理由吊儿郎当》中说:“老庄思想于不经意中,光临了我,让我‘为而不争’。这个‘为’,是写作,却不去争写作之外的东西。”这些年,他一直是这么做的。
  山东的莫言写了高密,湖南的何顿则写了长沙。有人说何顿“扎扎实实是一棵生在长沙长在长沙的树”。从1989年在《芙蓉》上发表中篇处女作《古镇》算起,何顿进入文坛已有20多年了。他先后出版了《我们像葵花》、《喜马拉雅山》、《我们像野兽》、《黑道》等小说。无一例外,何顿的作品都以“长沙”为主题。
  “这些人处于社会底层,没有背景、没有依靠;靠时代赐予的机遇,靠他们自己的挣扎和拼杀,甚至靠不择手段和铤而走险。”何顿看到了这些城市小市民身上活跃着的市场经济“细胞”,看到了这些庸庸碌碌的身影后闪耀着真、善、美的灵光。何顿习惯用长沙话思维,他驾轻就熟地大量运用长沙方言,但这并未影响何顿小说的传播,反倒让人们深信,他小说中的人就一定生活在长沙。
  去年,何顿推出一部波澜壮阔的长篇小说《湖南骡子》。“这是一部野心勃勃的小说。小说从何氏家族的百年兴衰史折射出湖南百年近代史。作品的宽度宏阔,作者对历史的把握超越了历史本身,达到了文学的高度。”湖南省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王跃文这样评价。今年,何顿又在写一部以国民党抗战生活为题材的小说,“因为没有人写,所以我来写,要填补这个空白。”

  曾应明:民间工艺大有为  
  曾应明湘绣城的湘绣车间正搞装修,他告诉记者:“原来300人的车间要扩大到400人,订单供不应求啊!湘绣城今年每个月的出口额都是100万美金,10月更是达到200万美金,弄得我们的工人中秋国庆节都没得假休。”
  从事刺绣开发研究30余年的曾应明,不仅在湘绣技艺上屡创新高,更是“工艺湘军”企业集群的倡导者。目前,我省的民间工艺产业成为继“电视湘军”、“出版湘军”、“动漫湘军”和“报业湘军”之后的又一“军团”。
  曾应明2005年担任长沙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长,如今民协已从三四十名会员发展到500多名,长沙市民间文化艺人达到1000多人,“我们新成立了灯谜、工艺美术、湘绣、剪纸四个专业委员会。”曾应明说,近几年,长沙民间工艺产业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充分重视,发展迅猛,像浏阳烟花,2005年时年总产值才50多亿元,现在已达到400多亿元,湘绣2005年时的总产值才2亿元,现在已达到13亿元,可见,民间工艺产业大有可为。
  曾应明说,近几年,民协为民间工艺产业的发展做了大量搭建平台工作,比如,长沙市民协发起举办了首届湖南省民间工艺美术文化产业发展高峰论坛、组织举办了湖南十大民间工艺现场表演、湖南工艺美术博览会等。长沙市民协还将组建烟花、陶瓷两个专业委员会。他认为,铜官窑还是要走产业化、集约化的道路,利用已有声誉,树立品牌,在铜官窑创办产业基地,成立领军企业,与市场对接。另外,他还透露,湖南省民间工艺美术博物馆正在湖南省工艺美术基地开建,面积3万平方米,将是我省最大的工艺美术博物馆,预计明年底可以开馆。

  签约作家

  激活长沙文坛

  青年作家谢宗玉给记者看他的新小说《贼日子》,封二作家介绍中,谢宗玉的名头多了个“长沙市签约作家”。今年7月,长沙市作家协会举行了“首批签约作家签约仪式”,杨林、谢宗玉、叶凌云、嫣青、萧婷婷、廖茗成为长沙市作协首批签约作家,《贼日子》是首批签约作家结出的第一枚硕果。“利用签约作家鼓励青年作家写作优秀作品,通过这些优秀作品为市作协树立形象,繁荣我市文学创作,这是长沙市作协首创签约作家的目的。”市作协主席唐樱说。
  叶凌云告诉记者,他正在创作一部关于中医药文化的小说《医圣》,明年可以完稿。杨林今年一下弄出两部诗集《春夏秋冬》和《侗族大歌》。嫣青是个辣利的长沙妹子,她的专长是写悬疑小说,现在已有6本小说面世,《影子游戏》是她的成名作;萧婷婷的长篇小说《海藻花》最早在网络上与大家见面,点击量很大,她凭这部小说获得全国文学比赛最具文学潜力新人奖、优秀长篇小说奖、最具市场潜力奖。目前,她正在创作一部长篇,“时间跨度很大,写一个非常人眼里的世界变化。”廖茗是签约作家里年龄最小的,才26岁,她的小说都是自己画插图。这个小姑娘写玄幻小说,她的《守护暗夜之旅》是吸血鬼题材,“我是想把人性美好的一面写出来。”廖茗日前被评为中国十大网络作家之一。

文章来源:长沙晚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